社科院专家再议延迟退休:会使劳动者遭受损失


    唐钧       关于养老金制度改革的“清华方案”,近日来在全国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热切关注       “清华方案”的好处,是跨越了“‘双轨制’—‘并轨’”的政策思路上的陷阱,避免养老金制度改革可能被这个一因一果的线性思维所裹挟,从而设计了一个既考虑公平又考虑效率的因而可持续的改革方案       然而,遗憾的是其中的第五点,即“提高领取养老金年龄”,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普遍反弹,这不能不说是方案中的一个明显的瑕疵笔者亦曾就此在《中国经济周刊》上撰文予以分析(详见本刊32期《“延迟退休”:“清华方案”有硬伤》)       于是,便有媒体采访了“清华方案”的设计团队,并以“延迟领养老金非延迟退休”为题进行了报道       如果死抠概念,“领取养老金”和“退休”当然是两回事但是,对于大多数退休后养老金将是维持生活唯一经济来源的劳动者,“领取养老金”和“退休”究竟是不是一回事呢再者,在中国,这样的劳动者又有多少呢恐怕又要提到这个数字,估计要占70%       上述报道中以美国为例,说明了劳动者是可以先退休,然后过几年再领联邦养老金的       但是,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关键是,美国有一个401K的补充养老金计划按清华团队的说法,美国人59.5岁退休,65岁领取联邦养老金,其间的空白,可以由401K来填补但是,有资料表明,美国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实施“三支柱”计划,除了联邦公共养老金(基础养老金)之外,还有私人养老金,即企业养老金(401K计划)和个人养老储蓄(IRA计划);到了80年代,里根总统宣布一个养老金改革的计划,从1983年到2017年,在35年中,逐步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从65岁延迟到67岁这里要强调的是,在计划实施时,401K和IRA这两个计划已经实施了一段时间,所以可以“填补空白”       如今“清华方案”提出,“从2015年开始,1965年出生的女性职工和居民应当推迟1年领取养老金,1966年出生的推迟2年,以此类推,到2030年实现女性65岁领取养老金”问题在于,这些被推迟领取养老金的女性职工和居民,他们的401K或IRA在哪里       其实,这种不讲理的政策有点像“协保”——协议保留社会保险关系,其特点是“不管当前生活,只管退休养老”,60年代中期出生的女性职工有相当一部分正在享受这种“待遇”现在眼看退休年龄将到,要“苦出头”了,然而政策又要变了,退休后又有一年不能领取养老金这实际上是要将“协保”的年限延长,当然,最后几年的“性质”变了——“退休”了,却没有养老金       平心而论,“清华方案”中提出“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其价值理念仍然表现出经济理性过甚,人文关怀欠缺       在方案的操作性层面上,他们以“保险精算”画地为牢,把“多收、少发”作为出发点,把2~3个人养1个老人看成是一种绝对的危机其实,在不改变计划生育政策的前提下,随着老龄化的进程,这种状况迟早要出现       这不是什么新的发现,因为社会保障教科书上早就告诉我们,如果只考虑企业交费和个人交费,现收现付制会难以为继靠延迟退休年龄节约的养老基金其实很有限,解决不了多大问题,但却会使大多数劳动者遭受损失就社会心理而言,可预期的养老金制度所起到的是稳定人心进而稳定社会的作用,对于社会保障制度的“刚性”原则,切切不可掉以轻心       如果突破只考虑“收多少、发多少”的“保险精算模式”的束缚,把养老保险看成是社会分配的一部分,我们的思路就会开阔得多其实,决定社会养老机制的关键有二:其一是这个社会生产的物质财富有多大规模,其二是这些物质财富将会怎样分配企业交费和个人交费可以作为养老保险制度的基本筹资手段,但除此之外,还有财政补贴、国资提成、资产建设等很多手段可用       如果我们再打开思路,改变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自有其积极意义民间豪言: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从现在到2035年还有22年,我们规定的劳动年龄又是16岁或18岁所以我们完全有时间改变2035年时的人口结构计划生育并不等于“少生”,在人口出生率低于自然更替水平时,鼓励“多生”恐怕也是一种“计划”       但“多生”也要有其物质基础,现在年轻人的生育计划中,母亲何时退休是一个必要条件       在中国公共服务很不完善的前提下,50岁退休的老人帮子女带孩子,尤其是0~3岁的孩子,同样是一种社会贡献,能否把给他们的微薄的养老金看成一种抚养下一代必要的“社会工资”发达国家人口出生率低,与没有老人带孩子的习惯相关       所以现行退休年龄的好处也是该好好想想的如果打破这种已经形成的“平衡”,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