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自认中国最好女演员 后悔没见母亲最后一面


     刘晓庆 刘关关 摄(资料图)     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银幕中,刘晓庆经历过太多,而这些经历,都被她放在7日上架的最新自传《人生不怕从头再来》里书中开篇,刘晓庆就本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一贯风格自曝年龄:“(我)今年过(完)生日就是263岁了!”近日,她为了宣传新书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回忆起11年前从监狱走出,为偿还千万债务,漂在横店一年的那段不同寻常的人生岁月,以及那段时间中自己所经历的酸甜苦辣,刘晓庆说:“我的许多言行举止,都被认为离经叛道,众多指责、非议不断,但这些声音从来影响不了我人生列车的飞驰”   无泪悔——   错过母亲最后一面   被法院勒令拍卖房子后的第二年,刘晓庆的父亲因病去世1年后的一个圣诞节,她答应朋友去参加大连的一个活动,露一下面,唱两首歌去机场途中,刘晓庆突然接到家中保姆电话,说老母亲不舒服,已经送医“我内心天人交战了无数次,觉得演出是我之前做出的承诺,关系到我做人的信誉”因而她叮嘱了家人照顾好母亲,依然飞往大连谁知道,母亲刚到医院,输液不到10分钟,心脏就永远停止了跳动   “突然得知噩耗,一时之间大家鸦雀无声,我竟然无泪”刘晓庆说,当时自己恍惚着完成了演出,整晚失眠,母亲的音容笑貌就像电影画面在脑海中迭现“想起她对我的严格教育,我调皮捣蛋时她拿尺子打我手心屁股;想起小学三年级,她就让我看长篇小说;想起长大后我给她洗澡、洗头、剪手指甲脚趾甲……好悔好悔自己没去见她最后一面,肠子都悔青了……”刘晓庆说,自己的眼泪流了一夜   拍戏苦——   操旧业跑龙套赚钱   刚取保候审不久,为了还债,刘晓庆决定重操旧业,出山再做演员有一天,制片人张纪中打来电话,请她出演电视剧《永乐英雄儿女》中的“交际花”锦娘,于是,她出发前往横店拍戏一切从零开始,摄影棚、化妆师、灯光、导演、监视器……一切仿佛是上个世纪的回忆走出监狱之后的第一次拍摄,刘晓庆面对摄影机,脑子里突然雾气朦胧,张口结舌说不了完整台词,冷汗浸透了戏服那天的拍摄没有完成,刘晓庆回到宾馆,抱着剧本看了一个通宵   “从这部戏开始,请我的摄制组络绎不绝,都是客串只要给我钱,我什么角色都演”刘晓庆说,从一天50元,没台词只是“打酱油”的群众演员,到有两三句台词、一天300元的龙套,再到主要配角,她都尽心尽力地去演候场时一等就是几十分钟、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二十个小时她兢兢业业地为新出来的年轻主演一遍遍搭词、走位、配戏,常常是等了一天,拍不到,回去酒店,第二天再来   反思辣——   最大错误就是轻狂   见过刘晓庆的人,都忘不了她的“狂”,她对记者说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那种“狂气”“又让我站起的原因,我现在想来就是,我相信唯一能扛得住岁月摧残的就是才华”“我不在乎曾经炫目的‘刘晓庆时代’,也没有一件事值得我悔恨终生,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清醒,快乐,风华绝代”她说,经历过狱中422天的反思,自己已经修炼成“伟大的女人,如水一般的女人”   刘晓庆因为电影而一夜成名,事业辉煌,六次获得金鸡百花奖,在美国和法国都举办过个人影展只是,她自己也承认,自己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年轻时太过轻狂,“长期以来夜郎自大,不懂水满则溢、月盈则亏的道理”她说,“这一切为我的事业道路,设置了不知道多少几乎不能逾越的障碍”但是同时,她感谢有那些风波那句“我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的口号及对自己的展望,使得她逼迫自己要完美再完美,永远超越自我本报记者 张艺   刘晓庆问答录   问:名气意味着什么   答:电影演员一出名脸就被人认识,我不喜欢做演员,只想当艺术家   问:你很强大,在爱人面前会示弱吗   答:还没一个男性朋友说我特别强我在生活中从来都是照顾别人的   问:在书中说自己263岁了,会担心别人诟病吗   答:这没关系,每一个人说我的名字时,都会说多少多少岁的刘晓庆,所以干脆就263岁吧   问:人生是单行道,如何从头再来   答:青春和年龄不是一回事人活明白了,1秒钟就能从头再来,活不明白,你一生都在禁锢当中   问:你觉得现在谁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   答:如果有人现在问我这个问题,我还是会停顿两秒,1,2,是我   问:为什么要停顿   答:我主要想谦虚一点,停了几秒,发现没法谦虚,只有把真话说出来了   问:介不介意别人说你不漂亮   答:我从拍电影起就没人说我是美女,说我形象不好,我也不以美女自称我不介意别人这么说我,现在在家里,“美女”是对我妹妹的称呼   问:想不想拿奥斯卡   答:对小金人来讲,奥斯卡只是美国国内的奖,因为美国电影受世界欢迎,所以大家有期盼这种期盼就是把命运的缰绳交给别人,我不会这么做的我要牢牢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问:会去参加真人秀吗   答:我本人的个性就很活泼,真人秀就是把自己秀出来,我们的口号就是秀自己秀时代,如果我有空,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