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饼禁令”挤破天价泡沫 引发市场“变脸”


  近日,中纪委强调要坚决刹住中秋国庆公款送月饼送节礼等不正之风,消息发出后,月饼市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天价”月饼难觅踪影,五星级酒店“放下身段”打造平民月饼,各类礼券商也遭遇“最冷”中秋节     禁令挤破月饼“泡沫” 天价礼盒难觅踪影     “往年这个时候都已经卖了四五十万元的货,可是今年才只有几万块钱”在四川成都经营月饼专卖网店的李女士对记者说,“这次受到的影响很大,500元以上的月饼基本无人问津,往年那种政府大批采购的也都没有了”     除了网店生意冷清,实体店也是如此记者在杭州的物美、世纪联华等大型连锁型超市里看到,月饼与往年一样提前上架,包装都以纸盒为主,价格也在百元左右,虽然也有楼外楼、翠沁斋等价格高达600多元的礼盒,但只是“躲”在角落里,营业员告诉记者,这类月饼至今一盒也没卖出去     相较于豪华月饼礼盒的遇冷,“平民”包装开始走俏五星级酒店杭州国大雷迪森广场酒店曾经售卖2999元天价“宫廷御月”月饼礼盒,引起舆论哗然,今年景象已完全不同雷迪森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酒店今年只推出了178元和358元的两款月饼,由于178元礼盒性价比更高,更受顾客欢迎     礼券黄牛风光不再 畸形消费链条断裂     往年八月末,月饼券早已预订一空,而今年月饼券市场却遇冷,面临滞销“我手头上还有两百多张券没有出路,睡都睡不好,快急疯了!”杭州大酒店月饼券分销商潘素凤说     潘素风并不是唯一着急上火的人“去年这个时候,我一天都能收到上百张月饼券,好的时候,一周就有上万收入”多年倒卖礼品券的“黄牛”陈志刚最近一筹莫展,“今年三公消费一限制,政府单位都不发月饼券了,我们只能从企业和个人那儿收,两到三天也才收了几十张,生意起码少了一半,不好做了”     近年来,由于礼券消费盛行,相关行业催生了一条“灰色利益链”——生产商A将100元的月饼券用60元卖给黄牛B,B再用80元卖给消费者C;不同的C之间赠送月饼券大多数收到月饼券的C,其实根本不想吃,这时A再用40元从C那里收回月饼券最后,各方都皆大欢喜,月饼商A根本不用生产月饼赚了10元,黄牛B赚20元,而送礼收礼的C,也得到了实惠     从金融角度看,该利益链已成为一个“类期货产品”,这类交易模式与期货市场的“纸黄金”类似,全过程只通过一张月饼券完成交易,无需实物出现,只有买月饼券的企事业单位以及那些送礼者付出真金白银     业内人员分析,该类利益链,只要其中一环出了问题,其他环节就很难维持,今年,由于三公消费的限制,政府等机关单位没有了月饼券的需求,黄牛就找不到大量月饼券进行倒卖,最终生产商也无法进行回购,利益链断掉了     期盼公款送礼一禁到底     “在中秋、国庆两节即将来临时对公款送月饼礼品提出禁令是及时到位的中国讲究人情往来,但在中央倡导节俭的理念下,豪华昂贵的公款消费会越来越少”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建华说     “‘八项规定’出台之后整体力度比较大,有些规定是一再重申,有一定震慑力”中央编译局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政府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增科说,“要真正做到令行禁止达到惩治效果,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违规行为查处的概率,二是查处的严厉程度”     “但是,惩治并不是目的,公款送礼行为的预防更加重要,而这就涉及更深层次的预算监督管理和审计问责等问题”何增科认为,目前公款消费屡禁难止关键在于预算机制存有漏洞,一些地方预算过于笼统,很多不希望公众了解的项目被人为模糊化为“其他项目”,难以细究     “预算决算要清晰明确、接受人大代表的监督,审计过程结果要公开透明,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